素笺

【旌奚】 短篇 惆怅客

一切如故,仍是旧时模样。

乔木的亭:

(被今晚二傻子的一句“朋友”气得撅过去。第一次为自己萌的cp写文,文笔废。)


林奚放下手中的笔,从如山的药典中抬起头,动了动有些酸痛的脖子。


自打回到了甘州,林奚就在军营中住下了,和杜仲一起给军营中的士兵们治疗伤情,忙时出诊,闲下来就躲在屋子里继续编写药典。总之尽量找点事情做,不让自己闲着,怕想他,也怕见到他。


林奚本就不是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从前也有过随军出行的经历,军营中条件虽然有些艰苦,但也过得习惯。倒是鲁昭,三天两头就往林奚这跑,送这个送那个,今日送棉被,明日送炭火,甚至是偷偷塞给林奚一些军营里不常见的一些小吃食,林奚的屋子都快给堆满了,总之是生怕林奚受了苦。


林奚无奈,每日都与鲁昭好好道谢,然后解释说真的不用送了,自己没那么娇气,住得很好,很习惯。


鲁昭也很无奈,说姑娘你就收着吧,这都是将军的意思。末了又小声嘟囔着:前几日在佘山刚见到姑娘就差点说错话,回去将军差点就要军法处置我,这我要是再办不好差事,我估计都活不成了。


林奚说,那代我多谢你们将军。


鲁昭挠挠头,笑嘻嘻地说,姑娘何必这么客气呢,再说了,姑娘要是想道谢,自己找将军说不就得了。我们将军也真是脸皮薄,明明对姑娘关心得不得了,连过来见一面都不来……姑娘我先走了,有什么需要的就尽管找我,不用客气!


林奚再次道谢,关上了房门,回头看看快要没有落脚之地的屋子,苦笑。


这边鲁昭好好办完了差事,正要回去复命,一转身,见到自家将军就站在廊下,负手凝视着自己。


鲁昭脑子嗡的一响。


诶将军你不是让我去街上分发天狗吞日的图画吗,我先去了,东青在等我呢。








鲁昭真是越来越不懂自家将军了。


从前只觉得将军少年老成,沉稳持重,只有偶尔和将士们饮酒比武之时才显露出那么一点飞扬跳脱的少年意气。他不知道将军的过去,也不敢多问,总觉得那好像是将军自己也不敢触碰的东西。


自打从佘山带回了林奚姑娘之后,将军变得更沉默寡言了,除了处理军务,将军总是一个人发呆,有时在夜里也不睡,站在窗前,望着林姑娘的屋子出神。


要说将军对林姑娘的关心,整个军营的将士都能看出来,也感觉到这位林姑娘与将军的关系不一般。但是从大渝回来之后,安顿好了林姑娘,这东西是送的勤,却从未见将军主动找过林姑娘一次,林姑娘好像也故意躲着将军似的。就连将军在晚上望着林姑娘屋子出神的时候,那眼神也绝不是少年在望着自己心爱的姑娘该有的眼神。


鲁昭不明白。





这天是十五。


林奚放下笔,合上药典。抬头看一轮圆月。


“月华如水最是难得,林姑娘,一起赏个月吧。”


林奚站起来,把鲁昭昨日送来的大氅披在身上,推开房门走出去。


如水的月华中,少年立于廊下,换下了盔甲,着一身常服,月白披风。不知道已经在那里站了多久。


恍如当年。


林奚讶异,你怎么在这。


廊下的少年沉静的面庞闪过一丝窘迫,也不说话,转身就走。


平旌。


少年站住。


谢谢你。


无论你什么时候想对我说,我都在这里。








鲁昭来找将军时,看到将军又在醉酒舞剑了。


将军的剑法极佳,即使是带着醉态仍不失章法,乘着如水月华,越发灵动飘逸,行云流水。


鲁昭知道,将军一有不开心的事情就喜欢舞剑。


将军一向严谨,往常这个时辰都是他来汇报军务,怎么今日将军喝醉了,还舞起剑来。一定又有什么不如意事。


鲁昭叹了口气,准备明日一早再过来。


将军突然一个趔趄,扔了剑,竟倒在地上昏睡过去。


鲁昭小跑着进院子里,入秋的夜已经凉了,将军身上还有旧伤,可不能这么在外头冻着。


鲁昭正准备扶起将军进屋去,就听见醉酒的少年将军自顾自地嘟囔着:林奚…我能不能在你这躲两天啊……









啊啊啊好可爱!!

迦矞:

如果我能魂穿小皮筋,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揉一揉奚eo的脸(ノ)ェ(ヾ)

VitaminPhoto:

蛋抱煎饺
做法:
1.平底锅放少量油,放入冷冻水饺
2.放水,末过水饺一半的高度
3.盖锅盖小火煎5分钟左右
4.水分差不多干后开盖,倒入搅拌均匀的蛋液
5.洒炒熟的白芝麻,小葱,蛋液凝固出锅
6.小蝶内倒入自己喜欢的蘸料,开动吧😊
快手简单又好吃,你值得拥有!

[欢喜事]关于爱你这件事

沉桵:

欢喜事系列完结(o´ω`o)
拒绝一键转载
ooc是我的锅


rps向/汇源果汁儿


新戏竣工,杀青宴后连夜坐飞机赶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他从行李箱里找出家门钥匙,开门后客厅静悄悄的,只有家里那只叫双皮奶的猫没睡,蹲在茶几上睁着碧幽幽的一双眼,见他回家,轻轻喵了一声。
他换了拖鞋,轻手轻脚的上了二楼的客房洗漱,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原先裹着被子在房里熟睡的人已经挠着头站到浴室门前,打着哈欠问他饿不饿。
冰箱里的东西不少,但大多都是速冻食品。她煮水饺的时候顺带炒了盘肉丝儿,还把她妈昨天炖的汤热了热。
厨房和客厅的灯开着,暖黄色的光圈打在木质地板上,他坐在沙发上一条条回微信,和他搭戏的几个比较熟的,聊了几句,都在约什么时候出去玩儿。
同剧组的女演员,凌晨三点半的时间,跟他发消息问好,说自己杀青宴喝醉了有些头疼。他挑挑眉,回了个哦,对方想再说些什么,消息还没发出去,一个大红的感叹号就哽住了她。


刘汤圆就是这个时候下楼的。
她在睡梦中闻到了炒肉丝的香味,醒的时候还听见了楼下隐隐约约的杂声,她裹着小被子赤着脚跑下楼,看见她出门拍了两个月戏的爸爸正坐在沙发上,哇一声欢呼扑了过去。
这个炮弹袭击有点猛,撞得他胸口一痛。
但是小姑娘实在太甜了,她搂着爸爸的腰,仰着脸,黑葡萄似的眼睛里盛满了欢喜。她甜滋滋的告诉他,好想你啊,特别特别想你,非常非常想你。


大概是因为刘汤圆的家庭环境,从祖母那辈起,到父母这辈,她从小生活在一个非常暖的大家庭里。新上的幼儿园,虽然还在小班,但老师给上的第一课,就是教他们不要吝于说爱。
我很喜欢你,我很想你,我很爱你。
这三句话是她的口头禅,而其中由于和父母相处的时间最长,对于爸妈,她有时候会在这三句话的基础上,加上很多个非常。


刘汤圆窝在她爸爸怀里,要求也要吃水饺。她单独给她匀了个小碗,倒了点醋,北京的凌晨四点,双皮奶蹲在阳台的玻璃窗下,看他们一家三口坐在客厅吃水饺。
等到再爬上床要睡回笼觉时,刘汤圆又裹着小被子钻到了两个人中间,听他们一人讲了一个故事才渐渐入了睡。
入睡前小姑娘眯着眼睛,嘟嘟囔囔的告诉他们,我好爱你们啊。
他在壁灯的暖黄色光晕下看见妻子的脸,带着笑意亲了亲小姑娘的额头。
他低声哄她,我也很爱你们。




很多时候,面对爱这个字眼,成年人做出的选择都是规避。大多数人觉得爱这个字说出口太矫情,宁愿千曲百转偷偷试探,也不要大大方方的坦然。


他第一次见她时,不过是去客串个电影,台词都没有几句。导演给两人介绍时,她还在跟化妆师闲聊,说自己的脸圆,只给男朋友捏,别的人捏脸要付费。
他悄悄看了一眼,心想脸还真是圆。
后来过了两年,他新接的戏里和她演一对儿,她的脸照旧圆滚滚的,导演揶揄她,说她的脸是组里最圆的,让她可不能再吃了。
话说完,喊她去看刚拍完的戏,又塞两包小零食给她。


他那个时候站在她身边,见她来者不拒,上到道具组的莲蓉酥,大哥递的草莓,下到导演给的坚果,同事分享的辣条,吃的两颊鼓鼓,脸蛋滚圆。
突然有一天她被塞的零食越来越多,每回下戏都能捧着一怀回酒店。有时候两个人同行乘电梯,她还会塞两包给他。
他心说蠢货,知道深山老林里买零食多不容易嘛。


突然察觉到喜欢,大概是隔壁组的男演员频繁往她身边凑,他冷着脸心里往外吐酸水时发现的。
搭戏的前辈看透不说破,偶尔轻飘飘点两句,提起自己当年的感情史,神色感慨极了。
他说,站在旁边干看的人永远吃不到小蛋糕,你懂我意思的吧?
姑娘凑过来笑嘻嘻的说,我懂,哥,你是不是想吃小蛋糕了。
前辈被噎了两秒,告诉她想吃小蛋糕的是别人。她撇撇嘴,说她想吃小蛋糕。


他心想,真是愁人,这破地方到哪儿给她买小蛋糕啊。


后来还是吃到了蛋糕,剧组里分的时候给她切了最大的一块,吃的嘴角都是奶油,他把纸巾递过去时,顺手捏了捏她的脸。
这个举动被周围人看见,也都默契的没吱声。反正从被委托给她塞小零食开始,事情的苗头就已经慢慢显露,不过就是看什么时候,能长成小树苗罢了。


直到有一天,同剧组的那位男演员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邀请她去旅游登山。然而她虽然喜欢旅游,却对登山避之不及,拍戏那几天她爬的山够多了,面对摄像机气喘吁吁笑都笑不出来。
她拒绝的果断,对方也没多说。
他就在一旁站着,暗戳戳的掏出手机给她发微信,告诉她刚刚那人明显意图不纯。
她回了一串省略号,说自己真没看出来。
多蠢啊,他气的仰倒,看她坐在对面一脸的诧异,心里气急败坏,手机摁的噼里啪啦,那我在追你你看的出来吗?
她眼睛瞪得滚圆,明显更诧异了,大概是觉得两个都看不出来会显得有点蠢,于是她迂回了一下,说我现在看出来了。


她心里想,也不算太晚吧。


但是关系突然就这么尬住了,她莫名其妙的躲了他两天,微信消息也不回,段子发给她,最多也就回一串干巴巴的哈哈哈。
直到他没忍住把她堵在电梯里,问她躲什么的时候,她尴尬的说,你青春期啊,这个冲动啊,缓冲一下,你要冷静啊。
他不可思议,你觉得我青春期?
她认真百度了一下,告诉他男孩十岁到二十岁都算青春期。她说你今年二十吧,姐姐告诉你,过了这个年龄段就好了。
一副过来人万事皆看破的表情。


他忽然就不知道说些什么了,对面的姑娘四大皆空,看他的表情仿佛在看隔壁邻居家的弟弟,因为无聊的青春期而躁动。
他烦躁的挠头,松开一直按着电梯关门键的手,摁住她的肩膀把她压到角落。
没哪个弟弟对你这么上心,你以为你这么多便利哪里来的。别老把我当弟弟,我认真的。他垂着眸子,眼中光暗不明,问她,你要不要试着喜欢我?或者我再追两个月?


电梯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剧中演他老爹的那位前辈目睹全程,目瞪口呆。三秒后他开口,又不好好穿外套,给我回去穿外套。
她从他腋下穿过一溜烟跑了。


那天晚上她死了几天的微信终于活过来,两个人聊天,七扯八扯的还是回归了正题,她问他为什么喜欢她。
他哼唧唧了半天都没正面回答,回过头他又说那我继续追你了?
聊天界面上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他等了十几分钟,那边才发过来短短一句话。
看你表现吧。


他的表现其实一直不怎么好,河边拍个戏,他都不知道从哪里抠出来的一瓶花露水,逮着她使劲儿喷,熏得她直打喷嚏。
扑过去要掐他的时候他也不躲,气定神闲的收好花露水去对戏。她哪里知道水边多少蚊虫,花露水可贵了,别人他还不给喷呢。


确定关系的时候,他别别扭扭的说了句我喜欢你,声音不怎么大,对面的姑娘听的一清二楚,木讷的哦了声,四大空不了了,红着脸跑回的房。
他想牵人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


所幸后来顺利的掐掉了她别的桃花,领了证结了婚,没多久有了刘汤圆。小姑娘甜甜软软的,眼睛长得像妈妈,黑葡萄一样好看。


后来的某天,她想起当时没得到答案的问题,又重新问了一遍。
他说,为什么要喜欢你啊,因为捏你脸要付钱,我想免费啊。
她牵着刘汤圆气鼓鼓的走了。


他才不会告诉她呢,喜欢她是源于初见,从很久很久前就开始的事。所以愿意把最好的都给她,愿意所有的甜都和她分享,倘若喜欢是悸动时的欣喜,爱便是欣喜后的念念不忘。曾经吝于说爱的男孩,在每个清晨,悄悄的和她说我爱你。


关于爱你这件事,从来都不会忘记。


——————


居然还有人数学考的比我还低
amazing